千里之外的牵挂
作者:李 颖 发布日期:2019-09-16 新闻来源:永康市人民检察院 浏览次数: 字号:[ ]

浙江检察网永康讯 “现在小丁在新学校交了好几个朋友,人也渐渐开朗起来,多亏了你们的帮助!”9月16日早上,永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小陈刚到办公室,就接到了一通来自贵州的电话。听着电话那头激动的声音,检察官小陈一个月来心头的牵挂也终于落地了。


一时冲动铸成大错,思及幼子悔不当初

一个月前,永康市检察院未检检察官小陈受理了一起丁某故意伤害造成重伤后果的案子,案件事实清楚,证据也已经到位。然而当小陈提审了丁某之后,本打算快结快审的案子被暂时搁置下来。

丁某认罪态度一直较好,在即将签具认罪认罚具结书时,却产生了犹豫:“检察官,我明白自己是罪有应得,对可能会判处的刑罚也没有异议。我唯一牵挂的就是10岁的儿子小丁,他妈妈早些年就已经离开,他爷爷身患残疾,奶奶也已去世,在我坐牢期间他可怎么办?他才十岁啊,他那么听话……”说到这里,一个中年大汉忍不住痛哭流涕。

从看守所出来,小陈的心里有些沉重:看来还是要再好好了解一下当事人的家庭情况。

小陈多次与办案民警进行沟通,又联系了小丁之前在永康就读的学校,得知小丁平时在学校懂事听话,表现良好。在与被害人的一次谈话中,被害人还反映到:“我和丁某是同村老乡,上次回老家看见了小丁,确实令人心疼。那孩子目前暂时由爷爷照看,可是老人家身体不便,收入也不稳定,一日三餐都不太正常。因为他爸爸的原因,小丁现在只能转学回老家,但公办小学不肯接受,民办小学学费又太贵,孩子读书都成了问题。”


检察机关异地协作,助力孩子成功就学

虽然被害人表示谅解,丁某也即将为自己的冲动付出应有的代价,但孩子却也成了案件的“受害者”。作为一名未检检察官,小陈觉得这件事自己必须管。

可是贵州远在千里之外,怎么管,从何管起?小陈想到了检察机关的异地协作机制,“对于异地检察机关提出对未成年人进行的观护帮教、社区矫正监督、救助等请求的,协助地检察机关应当及时给予配合”。接下来的几天,小陈辗转联系上了小丁户籍所在地的检察机关,找到了负责未检案件的检察官苏大哥,又联系了丁某的弟弟、妹妹,详细了解了小丁户籍地的公办小学、入学条件等情况,主动与协作地检察机关就委托的事项进行了充分沟通,并将相关内容拟制了《异地协作委托函》发往协作地检察机关。

日子一天天过去,电话也未曾停歇。终于,在贵州当地检察机关的支持与监督下,当地教育局主动履职,小丁顺利地进入了当地的公办小学。之后,针对小丁家庭情况特殊、生活困难等情况,小陈又与苏大哥商量联系了当地的民政部门为小丁申请困境儿童的救助金。

开头的电话正是小丁的叔叔打来的。现在小丁的入学问题解决了,救助金也已提交申请,检察官小陈再次来到看守所,把这些消息带给丁某。丁某紧锁的眉头舒展,感激地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一个犯罪的人,你们却能为我付出这么多,我一定好好改造,不辜负你们的期望”。

该案前前后后办了一个月,但是检察官小陈和苏大哥谈及这段日子的奔波,都不觉得辛苦,这正是印了未检检察官心中的那句话:“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为了一切的孩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